黃麗芬
華中科大國家治理研究院博士生

我是曾調研訪談老漂一族,關于老漂族的城居鄉愁,問我吧!

“孩子在哪,我就在哪”,為了幫助兒女照顧孩子,“候鳥式”離家漂泊至陌生城市的老年人,被形象地稱為“老漂族”。他們忙于分擔家務,穿梭在買菜做飯帶娃的三點一線,自己對城市生活的需求被擺在了次要位置。有人說,大城市奮斗的不僅僅是年輕人,還有一批年過半百的老年人,在此別扭地生活著。
老漂族的安全感從何而來?他們的生存狀態是怎樣的?面臨了哪些困難,又該如何化解?我是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博士生黃麗芬,曾調研訪談眾多老漂族,如何理解他們的城鄉生活,問我吧!
241
討論 2021-10-15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1個回復 共21個提問,

熱門

最新

黃麗芬 2021-10-16

是的,多數農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間都會存在這種溫情脈脈的關于要不要干活的爭議,這個沒有對錯,可能只是關于勞作上的觀念的不同。在很多次與全國不同地區老年人的訪談中我發現,對老年人來說,勞動的意義是多重的。首先,農村老年人沒有“退休”概念,只要還能動,就要去地里刨,我見過80多歲腿腳不方便,在自家門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紅薯的老人。這啟發我,勞動不僅是一種負擔,更是一種基本權利,從勞動本身就能產生意義,勞動是一種本能,不僅有不依附于人的經濟意義,更有滿足作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義。其次,勞動也是農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會關系網絡,老年人的一個生活困境就是社會交往不斷萎縮,我們說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數人會有一個社會性死亡的過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觸角不斷萎縮,是很糟糕的體驗。與鄰里親朋交換種子秧苗、討論莊稼長勢、交流種植方法、互贈豐收成果等都為他們帶來不少的喜悅、溫暖和憂愁,是非常立體的社會情感體驗,社會性價值就能被生產出來。再次,勞動也是老年人進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輕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掛礙,但是不想打攪年輕人的工作,他們需要一些溝通交流的媒介。訪談中的老年人說,“知道孩子們什么都買得到,但是我自己種的東西,綠色健康,是錢買不到的,而且想孫子了,他們不來看我,那我就去看他們,借著每個月送菜的機會,我不就看到他們了,每個季節有每個季節的蔬菜瓜果,這個月送辣椒茄子,下個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輕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給老人表達情感一樣,老年人也通過這些自己親手栽培、撿收的農產品與孩子進行情感表達。最后,勞動也是與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長衰敗與人的喜怒哀樂是牽連起來的,也是與人的品性態度牽連起來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轉轉,看到莊稼長勢喜人,立馬就高興起來了;從不同地塊雜草的情況,溝溝坎坎修整的情況等就能判斷這個人勤快還是懶惰,精細還是粗糙,就能轉變成對勞動者的認識。總之,勞動意義豐富多樣,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勞動,可以在可能的情況下為他們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時常問候。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4個回答

父母帶娃做家務當保姆,這也是啃老啊?

黃麗芬 3天前

這要看怎么定義啃老了。如果將啃老單純視作年輕人的一種躺平的生存狀態,在應該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家庭角色和社會角色的時候,不努力,不工作,不盡力而為,基本依賴父母滿足基本生活所需,而且持續的時間比較長,且自己改變的動力不強。那大多數父母帶娃做家務的情況就不能算是啃老。
  但如果從老年人的角度出發,從代際支持的方向來看,與啃老相對照的就是養老。按照傳統文化,“一輩管一輩”的責任倫理下,孫輩出生以后,無論年齡幾何,祖輩就變成家庭里的老年人,這個時候就應該開始頤養天年,享受兒孫繞膝、子代贍養的晚年生活了。在這種定義下,父母帶娃做家務就明顯具有“啃老”的痕跡。不過學界多不采用“啃老”而是代際支持。
  按照第二種理解,啃老或者代際支持體現的是家庭現代轉型中代際關系的轉型,中國傳承幾千年的反饋型代際關系,轉變成了不平衡的父代對子代單向支持型代際關系。更有意思的是,這種轉變幾乎就是在60后和70后這一代人身上發生的,他們年輕的時候,按照傳統代際關系及其節奏贍養父母、養育孩子,但是等到他們變成老人之后,沒有及時轉變為家里的老人,我將之總結為中國農村普遍出現的“老人不老”現象,他們不僅繼續支持子代,而且幫忙撫育孫代,向下的代際支持開始越過“一輩管一輩”的責任倫理,甚至有的老年人還操心起孫輩的結婚買房子問題。
  總之,如果將啃老視作養老的背反,那么現代社會的啃老現象具有普遍性,這是一個整體趨勢。其背后支撐的是中國傳統的代際責任倫理的現代變形與延續。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8個回答

黃麗芬 3天前

接觸到的不少老年人都喜歡說的一句話是“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我相信您父母不愿意進城,您是完全理解的。首先,關于強硬,我覺得強硬肯定是不行的,可能會產生矛盾沖突,但是可以采取迂回的辦法,例如接父母去家里試住,帶他們熟悉城市生活,讓他們體會一家人團圓的幸福感,也許他們能發現,城市生活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難受。
  其次,關于要不要接父母進城同住,我可以分享一些調研中許多家庭比較合理的選擇。一是看父母的自理能力,只要能夠自理,他們出于生活習慣、自主空間、社會交往等各方面的原因都不太愿意進城受擠壓;二是看父母是否雙方健全,老年人普遍表示老來伴尤為重要,相互照顧、相互扶持到了晚年尤為珍貴,不僅日常照料以解決,孤獨感減輕,隱性的福利還體現在生活質量上,比較有老伴的老年人與單身老年人,日常飲食節奏、生活衛生情況、日常活動范圍、心理疏解情況等都存在明顯差異;三是看老家村莊空心化程度,如果村級組織較為有力,村莊關系融洽和睦,村莊互助不成問題,那就算發生什么意外,也有比較及時的外力介入,例如現在不少地方農村都開始搞組織建設,老年人互助、免費午餐等項目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部分老年人的問題。
  如果這些條件或多或少具備,父母在鄉居的幸福感基本上遠高于城居,那為什么要求他們進城呢?如果因為害怕出現意外情況,自己無法侍奉周遭,而選擇將父母遷進城里,一方面可能因小失大,為了意外這個小概率事件而讓父母長時間不適應,可能有點得不償失,更何況意外之所以是意外,那就是不分時間地點的,不是說進了城就沒有意外,關鍵是在意外發生之前有及時預警,意外發生之后有及時補救,鄉村互助有的時候是能夠發揮效果的。
  最后,在這些依托條件都喪失的時候,部分單身老人、多數失能單身老人就需要在養老院和進城與子女同住間選擇了。

黃麗芬 3天前

這確實是兩難的問題,老漂族就是用自己的隱忍個體化地消化這些問題,他們在老家牽掛兒子孫子,在城市牽掛老家的田地房屋,鄉友人情,有的還有高齡老人,這使得他們無論生活在城市還是農村總會有放不下的擔心與憂愁。
  總體來看,兩難選擇的癥結不在子代而在老人自身,不少老漂族表示,進城之前明知很難適應,舍不得家里,但是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不少孫子尚未出生的農村老人甚至提前預期自己過不了多久就要進城,有的老人為了緩解子代的心里矛盾,以“去你們新家玩玩”“也去城里享享福”等話語來應對,但其實他們知道,“城里哪是享福,簡直受罪”,最震驚的是一個老漂族將城市高層商品房的生活形容為“坐牢”。但是為了家庭的發展,為了孫輩的健康成長,他們選擇進城忍耐。總之,最終做出選擇的是老人,而且現實情況是,絕大多數選擇進城,只要子代有需要,他們就盡可能積極回應。
  在這個意義上,孫輩順利成長,完成階段性任務后,返回家鄉對老漂族個體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和重新扎根,也正因此,不少老漂族對城市生活沒有長遠預期,融入城市對他們來說不是目標,因而也不成其為一個根本性的問題,他們的根還在老家。 這樣,我們就可以從政策層面來考慮問題,針對這些預期返鄉的老漂族,要保證他們有一個“回得去的老家”,這就需要在土地、宅基地、農村公共品等方便有恰當的政策維持與供給。

黃麗芬 4天前

代際矛盾基本都會有,城市商品房狹小的空間里,兩代人生活觀念和生活節奏存在明顯差異,肯定是會產生矛盾的,訪談對象能一刻不停地表達很久,而其中表現最突出的就是婆媳矛盾,訪談的時候只要說到城里生活的“氣”,基本上都是關于代際矛盾的。這些矛盾里尤以三類最為突出:消費習慣、生活安排、孩子養育,隨著教育問題越來越成為焦點,家庭內關于教養的代際矛盾也越來越多,老漂族與年輕人之間圍繞著怎么帶孩子、怎么教育孩子的矛盾點隨處可見。不過調研中我也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代際之間在矛盾之后也走向了調適,從而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代際矛盾。例如在孩子養育問題上,越來越多的家庭采取一種教養分離的代際分工模式,奶奶主要負責生活照料,爸媽負責大部分的家庭教育,還有在教養時間上的代際分工,工作日主要由奶奶負責帶孩子,保證爸媽的休息時間,周末主要由爸媽帶孩子,給予奶奶踹口氣的空間,也給室內室外多種形式的親子互動充足的機會。
  至于代際對立,有收集到一些案例,但是總體上不多,占比微小。而且代際對立的主要原因是“氣”的積累到了一定程度,沒有得到及時紓解,這種情況下老漂族一般選擇當“甩手掌柜”,在還沒有完成階段性任務的情況下提前返鄉。但是一般情況是,過了一段時間,因為自己調適和牽掛、子代道歉懇求、親朋從中調和等方式,“氣”被釋放,心理包袱放下了,老漂族又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回應小家庭的需要。

黃麗芬 2021-10-16

肯定也有很適應城市生活的老漂族啊,但目前來看,能夠順利融入城市生活的尚屬于個體現象,而融入存在各種困難的卻是群體問題。在不少城市,政府、社區和社會組織確實在做出很多積極嘗試,有的取得了一定效果。對于老漂族現象的未來,我的判斷是,這是中國社會和家庭發展的階段性現象和問題,一是受到現階段我國城市化進程的框定,也就是說,年輕人雖然在城市里生活甚至是買房了,但是沒法單獨依靠自己安家樂業,必須要父輩的輔助,半城市化的背景下,舉全家之力也只能送年輕人進行工作,保證孩子在城市接受教育,而大多數老漂族并不是現階段城市化的成員。二是從現階段老漂族個體來看,他們多是前半輩子基本從事農業生產,生活在農村的,所以在他們身上就存在著城市與農村生活的巨大張力,這是與這輩人人生軌跡伴隨的特點,但是可能到了2030年,充當老漂族的群體已經是75后,他們年輕時是城市農民工,因而有著豐富的城市生活經驗,可能城市融入問題在他們身上就沒有那么突出,或者以另一種方式呈現出來。三是國家、社區和社會對這個群體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很多人在行動,很有可能探索出各種解決或者緩解問題的辦法。總之,老漂族可能會存在很長時間,與農民城市化進城高度掛鉤,但是老漂族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的普遍性,作為一種社會問題的嚴重性肯定會逐漸變化,而且我個人的判斷是比較樂觀的。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正在播放刚结婚的少妇.看真人视频a级毛片.国产偷窥女洗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