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綱要公布:重慶和成都,到底誰的定位更高?

2021-10-22 19:22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政務

字號
21日凌晨,“指導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綱領性文件”,終于完全揭曉。
規劃預熱了很久,看過的朋友其實會發現,里面作出的一些部署其實早就開始落地了。
比如,天府機場已經通航,成渝中線已經開工,推動兩省市機場集團交叉持股也已被提上議事日程……
規劃綱要揭開神秘面紗,對于成渝的未來,川渝的朋友可以說備受鼓舞。西部城事也將對之進行系列解讀。
今天,就關注一個“敏感”話題,也是規劃綱要公布后,不少川渝朋友共同討論的焦點之一——重慶和成都,到底誰的定位更高?
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也很簡單。重慶是直轄市,成都是副省級城市,行政級別,當然重慶更高。
但就像過去多年發生在重慶和成都這兩座城市之間的口水仗那樣,到底誰是老大,似乎永遠是一個令坊間津津樂道的話題。
既然雙圈規劃將這個話題又一次催熱,西部菌就簡單聊聊自己的看法。
01
首先,如果說過去的很長時間里,爭論重慶、成都到底誰的定位更高,確實有著歷史糾葛的必然,那么,直面當下及未來,在雙圈規劃綱要出來后,這種誰高誰低的無畏爭論,真的可以休了。
一些朋友應該注意到了,這次規劃綱要里罕見地提到了一個詞——培育合作文化。這里面的指向意義,相信不言而喻。
很簡單,在國家的棋盤里,也是把成渝置于“兄弟齊心,合作共贏”的位置。那么,著眼于合作,著眼于雙圈一體發展,爭論誰的地位更高,其實已完全沒必要。
說得更現實一點,成渝雙圈所確立的“第四極”地位,是由重慶和成都(四川)共同拿下的,離開任何一個,都不可能擔起“第四極”的重任。
順著這層邏輯,重慶和成都各自所被賦予的地位和定位,其實都可以說是建立在互相成全、合作分工的基礎之上,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關系。
02
就以這次備受關注的“西部金融中心”為例。
規劃原文中,共提到了五次“西部金融中心”。其中有四處都是出現在共建,共同發展目標,或共同的戰略定位語境中。
以建成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新范例為統領,在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中先行先試,建設國際化、綠色化、智能化、人文化現代城市,打造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中心、西部金融中心、西部國際綜合交通樞紐和國際門戶樞紐,增強國家中心城市國際影響力和區域帶動力。
但有一處出現在對重慶的定位中。就此我們或確實可以理解為重慶未來在打造西部金融中心上,所扮演的角色會有所側重。
但對于這種區分,成都完全沒必要失落,重慶也沒必要將之當成是定位更高的例證。
從公開信息來看,成都早就提出了建設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標。而此前重慶對應的目標則是打造長江上游地區金融中心。
最新的規劃,可以理解為是將上述兩個目標融合成了一個——共建西部金融中心。
那么,為何會側重于重慶呢?西部菌認為,這有客觀條件。
成都打造西部金融中心,優勢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不僅背靠大省四川,且央企多,資金流量大;二是,私募環境較好,有助于孵化培育內地私募基金中心。
但重慶的優勢也很明顯。
比如,金融機構實力較好、金融牌照較全,像中西部最大銀行就在重慶,還有排名中國前三的信托公司,甚至重慶素有“小貸之都”的稱號,等等。
此外,全國性金融交易要素體系較完善。像擁有重慶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中保登,以及中西部唯一的金融標準制定機構——國家科技金融認證中心等。
因此,成渝合力構建西部金融中心,重慶側重發力,并不難理解。
但是,如果離開成都(四川)的合力,“西部金融中心”的成色,注定要打折扣。
比如,截至2020年末,成都的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余額為44000億,重慶為42854億。此外,成都背靠的四川接近10萬億。
可見,打造西部金融中心,并不存在由重慶獨攬的可能性。
另外,還必須提到一個細節,成都的定位中是包括“區域經濟中心”的。要成為區域經濟中心,本來就不可能完全撇開金融。由這點也可以看出,國家對成渝的定位,主要還是遵循平衡原則。
事實上,綜合打造金融中心所需要的要素市場、交易體系、金融機構等條件來看,全國除了北京、上海、深圳,其他城市都沒有太明顯的做跨區域金融中心的實力。
只能說,重慶和成都(四川)聯手,才具有了一定的可能性。
03
我們可以發現一個規律,前三大城市群中,京津冀、長三角,都是以直轄市為龍頭,大灣區則有深圳、香港,同樣也相當于有直轄市的地位。
而放眼目前全國除前三大城市群之外的另外十多個城市群,成渝是唯一同時集合了直轄市和副省級城市的城市群。
就此來說,成渝成為“第四極”,也必須依賴于重慶和成都(四川)的合力。
重慶的直轄市地位,保證了成渝在行政級別上的分量。但是,僅有重慶是不夠的。因為不管是體量,還是目前的發展基礎,重慶都不具備撐起一個城市群的能量。
四川的近一億常住人口,以及成都的大省省會實力,無疑成了必不可少的壓艙石。
其實,在很多指標上,單獨拎出重慶和成都,別說是四大一線城市,就是部分主力二線城市,重慶和成都都未必有絕對優勢。
但是,成渝聯手托起的四川盆地,在二線城市組合中,絕對算最能打的選手之一。
之前,西部菌分析過,在最新的中國500強企業中,四川和重慶入選企業數量分別位居中西部地區位前二。
雖然單獨看,并不算突出,但匯集到一起,不僅比內陸任何一個城市群都要強,還可以排到全國第七位。
有人或許會說,聯合參與排名是不講武德,但你要看看前面的都是哪些對手……
另外,A股份企業數量,成都88家,重慶55家(截至2020年的8月31日數據)。
領事館數量方面,成都和重慶分別為15家、12家,雖然排名僅次于上海、廣州,但差距還是有點大。
而將成渝雙圈作為一個整體來看,數量接近30家,絕對優勢則大大突顯。
單獨看,重慶和成都都各自有自己的明顯短板。但成渝作為一極,在內陸城市中,無論在航空、高鐵、港口、能源,還是人口、科教、對外交往等方面,絕對是發展要素最齊全的。
04
上述一些數據,其實充分說明,成渝只有合作、聯手,才能做到做好,真正成為一極,增強自身在國家區域版圖上的分量。
當然,西部菌不認為重慶和成都之間就不再有競爭。
事實上,四川盆地能夠誕生兩座相鄰如此近的超大城市,除了人口基本盤,24年前重慶的直轄,是一個重要分水嶺。
往小的說,重慶直轄,減少了兩座城市內耗的可能性,彼此都獲得了更大的發展天地;往大了說,正是因為兩座城市的互相較勁,才更有了不甘落后,不甘于平庸的動力。
不過,在當前城市群時代,單打獨斗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存量競爭越來越多,內耗程度不斷加劇,必定會影響兩座城市的發展效率和天花板。
所以,24年后,成渝站上新的發展起點,也可以說是一種回歸,目的都是為了讓彼此更好。只不過,這一次是相向而行,錯位發展。
05
那么,應當如何理解雙圈時代的成渝關系呢?西部菌認為,可以類比廣深。
廣州和深圳,一個是全國一流省會城市,千年商都,一個是新崛起的特區,這個組合其實和成渝比較像。
成都是不折不扣的強省會城市,長期以來是西南大區中心城市,并且發跡史可以往前溯上千年,歷史底蘊和文化都非常厚重。
重慶則屬于近代開埠后才真正崛起于歷史舞臺,相對來說,是后起之秀。
所以,我們看到,成都被賦予的定位之一是“世界文化名城”,重慶則被賦予了“先行先試”的重任。
此外,在以制造業為代表的現代工業上,重慶展現了后發優勢,這一點也和深圳類似。相應的,成都作為傳統的大區中心,則在央企、大區機構、科技等方面有明顯優勢,這一點也和廣州比較像。
總體看,就像大灣區,無論少了廣州還是深圳,都會后勁不足或出現偏科,成渝雙圈,少了重慶還是成都,也同樣如此。
另外,對成都來說,一個強大的重慶也是好事。
要知道,作為西部大省省會,成都的責任之一,就是要帶動周邊兄弟乃至全省兄弟奔向共同富裕,而雙圈時代,重慶是可以為成都在這方面分擔一臂之力的。
規劃綱要提出,廣安全面融入重慶都市圈,就是一大注腳。
06
就今日重慶、成都的發展基礎看,兩座城市如果仍只把彼此視為競對,就顯得格局太低了。它們應該做的,是一致對外,對標更高能級的城市,如此才能真正挑戰極限,突破內陸城市的天花板。
換句話說,雙圈時代,重慶、成都誰的地位更高,這個問題已經成為偽問題。因為離開了彼此,它們都無法到達巔峰。
更現實地說,規劃綱要中所明確的定位、目標,都是需要靠實際行動去實現的,時不我待地把所有精力用于發展打拼,才是正道。
這也是雙圈規劃中,國家對兩座城市盡力平衡的良苦用心所在,成渝不應該辜負這份厚重期待。
一句話,重慶和成都,兩座城市都是“獨一無二的煙火”,誰也無法取代誰,只有錯位發展,互相借力,才能成全最好的彼此,更好托起中國的大后方。
文丨西部菌
原標題:《規劃綱要公布:重慶和成都,到底誰的定位更高?》
特別聲明
本文為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renzheng.thepaper.cn。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正在播放刚结婚的少妇.看真人视频a级毛片.国产偷窥女洗浴在线观看